您好,欢迎来到邦妮·爱! 登录 注册

您的位置: > 婚恋心理 > 恋爱宝典 > 详情信息
不要放弃,终会遇到你的爱情
浏览数:278 | 来源: | 作者: | 发布于:2016-02-23 13:32

  此时已是冬天的上海,连续下了一周的雨,阴冷、潮湿,让我想到阴囊。林立的高楼静悄悄的,像个有心事沉默的男人。

  安好依偎在11层靠窗的阳台边,看着霓虹点缀的街道发呆。丘八安静的趴在她的腿上,一副幽怨的眼神看着窗外的世界。

  丘八是只男猫,美短折耳,据说一窝猫只能生一只折耳。丘八漂亮,而且见了生人特不见外。安好第一次带男生来家里时,丘八带着雄浑的男高音宣誓主权,男生抱它,被它嫌弃,一爪子给划出个血道子。丘八能分清人是不是真诚。

  安好说,丘八刚抱回来时,特别可爱,眼神明亮无邪,现在它做了手术自卑了。发情那会儿,在屋里到处滋尿。

  安好辞职了两个月了,刚辞职那会儿,满脑子只想去趟丽江看看。她总觉得地铁里的空气太污浊,街道逼仄,天空太小,巴掌大的办公桌就是她全部的生活。

  从公司辞职那天,整个身心一下子放松下来,她去了先是做了个波浪卷的烫发,又去田子坊的一家意大利人开的咖餐厅里,坐到天亮。

  安好说,当你仔细打量这个城市的夜晚,它是那么风情万种,充满诱惑。你看那街上女孩的穿着打扮,眼睛里都是欲望,完全没有丘八这样的眼神。可是,丘八现在也没有明亮无邪的眼神了。

  安好是个北京大妞,性格粗枝大叶,跟谁都是嘤嘤呀呀,从不记仇。北京大妞安好说,她现在特喜欢《北京在纽约》,因为上海和纽约没什么不同。安好喜欢京剧,不是因为国粹,而是她小时的家,就在戏园子里,母亲是个京剧演员,虽不是角而,却也在戏台上待过几年。

  闻得北方有佳人,遗世而独立。安好就在胡琴咿咿呀呀响起时,为大家备好茶水,在下面玩耍。安好印象最深的一出戏就是《霸王别姬》。

  一折戏,喝得满堂彩。安好也在下面鼓掌,她哪里清楚段小楼是谁,程蝶衣又是谁?

  只听得台上唱着:“说的是一辈子!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。”

  然后,台下先是喝彩:“好”,紧接着就看见有人抹眼泪。

  台上的程蝶衣妆饰艳丽凄迷,一头长发散落,满目漆黑。安好看着那角儿面上油彩,看着他微微一笑,安好在台下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  一笑万古春,一泣万古愁。安好说,我从小就爱上了他们的爱情。

  毕业那年,安好为了和男朋友在一起,不顾父母反对,执意和他来到上海。安好的母亲说,“丫头,爱情之所以能流传下来,都是因为不完美。你去那么远的地方,我不反对,但我反对你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安好说:“我要自个成全自个,演绎别人的爱情不如经历自己的爱情,哪怕不完美,我至少经历啦。”

  安好说:“爱情其实是个瞬间状态。好过后,就落到日常生活里了,日常生活能出的问题都差不多,就成了相互容忍了。”

  初来上海,安好连一些商业广告都接不到,她可是中戏毕业的。幸运的是,安好的男朋友进入了陆家嘴的一家银行工作,待遇不错。

  于是,他们租了3室一厅的房子,房租3500.安好倒是清闲了一阵子,去武康路看一些老式弄堂,去田子坊的洋酒吧坐坐。

  安好说,上海比北京舒服,街道干净,人们生活中有一种质地。

  安好的男朋友是上海人,骨子里的小男人,对人照顾体贴,名叫苏野。

  安好的房东人很小气,为此安好没少起争执。苏野总是在一旁息事宁人,安好就会关上门和他怄闷气。

  安好是个大嗓门,火气来得快,去的也快。一不高兴就拉着苏野去看房。

  苏野在银行的工作很忙,也没时间陪她。

  安好在一家杂志社工作,帮忙写一些专栏。工作的快节奏,将安好的经历很快透支,灵感枯竭。

  她们爆发的第一次战争,惨烈程度之大惊动了警察。

  安好说,人倒霉的时候,喝凉水都塞牙缝这是真的。在公司提交的稿子被主编批了重新写。一个人坐地铁碰巧又没人偷了手机。最可气的是,回到家已经九点多,男朋友还没回来。没有钥匙,没有电话,安好一个人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个人蹲在门口心如死灰。

  苏野回来后,安好看到他就发飙了。大晚上的收拾东西,非要回北京。

  苏野劝阻她说:“安好,你别闹了好不好?你这样我会很累。”

  安好瞬间出现了一个画面:程蝶衣长袖轻扬,凄美的冷笑后,拔剑自刎了。安好似乎觉得生无所恋,打开窗子,非要往下跳。

  最后,警察来后这件事才告一段落。

  那段时间她经常会加班,也会在心里孤独来临时,赶紧召集一帮朋友去出去耍。苏野的工作没多大起色,下班很晚才回。安好为此内疚了一段时间,说以后要学学做饭,为他准备晚餐。

  其实,安好开心时,就是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。

  安好第一次准备的晚饭以失败而告终,为此苏野要求去外面吃。安好看着自己辛苦忙活两小时的成果被倒进垃圾桶,心里很伤心。

  安好说,她喜欢看电影,但从不看大片。为此,苏野有点接受不了。甚至他们闹到各看各的。

  《港囧》上映那天,《烈日灼心》这部文艺片也在上映。

  安好下了班给苏野打电话,不过没人接。于是,她发了信息。安好一个人买了票,做进稀稀落落的大厅里,很满意的看完了这部影片。为此,她为男朋友没来看而感到愧疚。

  安好说,演员最大的幸福就是经历不同的人生。他觉得邓超演的很棒。

  出了影院,安好看到自己家的车。于是,他拨打男朋友的电话依然没人接她一个人坐着地铁回了家。

  安好说,那天她不想发火的。一个人在洗洗衣服,拖拖地。当她看到男友衬衫衣领上的口红印时,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把刀,拔出来就死,不拔很疼,堵得慌。

  苏野那天洗澡完就睡了。安好洗完澡抱着他的后背,而他一点反应都没。

  半夜,安好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没睡。她似乎看到蝶衣的剑跌落了,鲜血印在长袖。而那张凄美的脸上,却露出微笑。

  安好发疯似的大声嘶吼起来。

  苏野被惊醒,再也没睡着,警察又来了一趟,并且建议安好去看心理医生

  于是,安好不再说话。然后,苏野和她提出分手。

  自始至终,安好都没说苏野的那件事。她相信他心知肚明。

  分手后,安好开始糟践自己。

  在洋酒吧里,故意和帅哥接吻。

  有一次,安好被一个男人抱着放到床上。

  安好喊着:“霸王,我等的好苦啊。”

  男子一脸猴急的回应说:霸王这就进来了,妹妹别急。”

  安好冷不丁的嘶喊将男子吓得提裤子就跑。

  人的情感和体力似的,都是有限的。安好真的觉得在大城市生活一年消耗十年的精力。

  高峰期的地铁没有座位,又闷又热。安好抓着吊环,一边悠闲地数着站名,一边想:“为什么连挤地铁也变得不那么痛苦了呢?”

  安好立刻想到了答案——因为知道不用一辈子挤下去。

  会无休止地陷入这样的生活吗?

  哪怕一点最微小的麻烦经过了它的渲染,也会变得骨鲠在喉。如果无休止地挤地铁,如果无休止地被闹铃叫起,无休止地从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9点,无休止地消耗,无休止地住着狭小的房间……我无法再想象下去。做的事情并没变,早出晚归,可一旦把它当作生活中的常态,立刻变得让人充满厌倦。

  安好经历过那种很不踏实的阶段,那种一脚踏空的感觉。一觉醒来,不知身在何处。金融界大佬被抓的那天晚上,安好看着电视有点凄凉,因为他也在他们公司。

  世界上根本没有高手,只有左手和右手,只要肮脏的交易。

  安好说,丘八生病了。医生为了它的生命,给它结了扎。它从那以后再也没了神气。每天很幽怨的看着这个世界。

  安好现在很享受每天一个人独处的时间,她打算以后的每个节日都要过。她打算写一部小说,是关于程蝶衣的爱情。

  后来我问过她,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那样的爱情吗?

  安好眼神里有光,姣好的身材婀娜生盼,咿咿呀呀的唱到:“北方有佳人,遗世而独立。凤凰涅槃时,绝代而风华。”